woorissica - 130125 2      

突然覺得似乎不用看上篇直接看下篇也行 keke

感覺寫不正經的地方 完全透露出我的本性

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

鄭秀妍是林允兒的大學直屬學姊。兩人都是教授的得意門生,N大心理系的兩大台柱,不管課業或者美貌實力相當的兩人,最後也就走到了一起,大林允兒一屆的鄭學姊畢業後,應屆考上率取率只有3%T大的諮商所。

 

上了研究所,時間被報告占滿的鄭秀妍,兩人久久外出約會一次,從一開始的互相打氣,到後來兩人的談話內容只剩怨懟。因此重考失敗的第二年,也就是鄭秀妍畢業的那一年,林允兒提出分手。

 

分手後的兩人,除了偶而透過共同好友來得知對方的訊息外,也就沒什麼特別的交集。

 

揹著因自己受傷的鄭秀妍,林允兒可以明顯感受到自己心跳加速,除了自己的心跳聲以及鄭秀妍偶爾開口指揮林允兒方向的聲音外,兩人始終沉默,想說的話太多,卻不知從何說起,直到走出森林送鄭秀妍回下榻處之際,才發現唯二的小木屋,另一間就是住鄭秀妍。

 

放下鄭秀妍,要離去前,林允兒想了想,還是開了口「有事叫我,我住妳隔壁」。

 

只輕聲地應了一句,便不再看林允兒,轉身進屋。人在屋外的林允兒,卻被那則輕應拉回到一年之前。

 

「秀妍,我們,就這樣吧」

 

分手的那天,從見到鄭秀妍的一開始林允兒就覺得兩人之間有一道牆,那道牆名為自尊心的高牆長滿了刺,讓原來親密的兩人無法靠近。吃完晚餐的兩人,正坐在公車站牌內等著。林允兒沒有看著鄭秀妍,而是望向公車站外大馬路上的車水馬龍。

 

站立在站牌前的林允兒,不知道鄭秀妍哪時離開,鄭秀妍的回復只有輕輕的應了一聲,沒有眼淚,也沒有道別。只是她永遠記得,那輛載著鄭秀妍的公車,離自己越來越遠,如同她們的愛情。

 

#

 

旅行的第三天,林允兒沒有因為昨天跟舊情人的偶遇而失眠,提早就寢,一早便起床,一出門便看到往森林走去的鄭秀妍,立馬快速的跟了上去。

 

「秀妍,要去哪?一起去吧」

 

看鄭秀妍沒表示意見,林允兒就厚著臉皮跟了上去。到達森林,林允兒默默地跟在一旁,看著鄭秀妍和昨天一樣做了同樣的事,和樹說說話,最後抱了抱樹,在旁邊的林允兒看的羨慕又忌妒,當鄭秀妍準備離開,林允兒便向前抱了上去,但是,她抱的不是鄭秀妍,而是那顆大樹。

 

「林允兒,你在做什麼?」一轉身便看著林允兒緊抱著樹幹,活脫像八爪章魚一樣。

 

「老師說欲要勝利,欲要了解敵人」

 

「妳放開,妳要抱樹,也要徵求他的同意才行」

 

「秀妍,我在你的眼中居然連樹都不如」招牌小鹿眼,瞬間眼眶泛淚。

 

…………」林允兒妳沒當演員太可惜了,「小允,先下來」

 

不再是連名帶姓的稱呼,被順毛的林演員,乖乖從樹上下來,但依舊還是嘟著嘴。鄭秀妍看到到林允兒的模樣,冷笑了一聲,林允兒還真是賣得一手好萌。

 

「小允,其實人類與自然萬物都是平等的,人與自然的互動接觸中,其實我們也可感受到自然的反饋,從中獲得療癒」

 

「哦,這樣阿」

 

「所以,既然我們都是平等的,要再與她互動前,我們當然要徵求他的同意」

 

林允兒了解點了點頭,照著鄭秀妍的指示做了一次。在與樹道別後,兩人信步走在森林的步道上,如同昨日般除了鳥叫蟲鳴,依舊一語不發,最終林允兒還是投降了,「秀,秀妍,最近過得好嗎?」。

 

望著結巴的林允兒,鄭秀妍不免覺得有些好笑,自己有那麼可怕嗎?居然讓能說會唱,口才好的林允兒結巴。

 

「不是都聽秀英說了?」。

 

…………..

 

林允而腹誹回去該怎麼修理那隻吃了別人食物,有不保守秘密的傢伙。而一旁看林允兒吃鱉的樣子,鄭秀妍真是樂在心裡。

 

「其實沒什麼,就是有個BPO(邊緣性人格疾患)case,有點招架不住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BPO?那真的很難處哩,難怪秀英說妳最近一個頭兩個大」

 

「是阿,不過,我會搞定的!」。

 

與鄭秀妍並肩而走的林允兒,望著旁邊那人的側顏,雖然不是正面,卻也讓她看到鄭秀妍眼中的自信光輝,反觀自己,林允兒不僅想苦笑,兩人的距離還真是越離越遠了呢。

 

「那小允呢?

 

鄭秀妍察覺了林允兒突至的沉默,她知道從來受到萬人矚目的林允兒,承受的壓力以及脆弱,望子成龍望女成鳳,其實都只是父母將自己沒能做到的遺憾,投之到子女身上,希望子女幫他們完成夢想。

 

「一樣呀,準備考試,但今年我不會再考了,別說這個了,秀妍妳要在這待多久?」沒有勇氣對父母說出的話,在鄭秀妍面前似乎無法隱藏,不想面對,那還是轉移話題最快。

 

「明天中午」但號稱機智的女王的鄭秀妍,怎麼會看不出林允兒的伎倆,「林允兒,不要岔開話題,走諮商不是一直都是妳想做的事嗎?

 

「就考不上嘛,或許老天也覺得我不適合」林允兒聳了聳肩,表情無奈。

 

停下腳步,鄭秀妍拉住想繼續向前走的林允兒,讓林允兒正面對著自己,「允兒還記得『我愛你』、『對不起』、『原諒我』、『謝謝你』的故事嗎?

 

林允兒點了點頭,她記得故事發生在夏威夷的一間精神病院,剛到任的治療師,並沒有直接面對病人,而是坐在自己的辦公室內,拿出病院患者的檔案閱覽,然後對著患者的資料照片,反覆說著『我愛你』、『對不起』、『原諒我』、『謝謝你』。她說,這是在清理了自己的內在,那些留在潛意識之中的負向回憶感受歸零。詭異的是,一年後部分的病患康復了,使用高劑量藥物的病患也逐漸減低藥量。聽起來很扯,當年在課堂上林允兒還質疑教授根本在唬人

 

「小允,以前我真的很氣妳,氣妳可以如此自然的說分手,明明妳也很愛我,沒有理由有愛不到結果,憑什麼我們要錯過….

 

原本低頭不語的林允兒,聽到鄭秀妍這番話,不禁抬起頭來。

 

「秀妍,這是歌詞....」這是重點嗎?

 

「呀!林允兒!

 

「對不起….」像被老師教訓的小學生般低頭認錯。

 

白了一眼安分的林允兒,鄭秀妍這才繼續說道:「那時候我的認為,我們的分手是妳的問題,是妳的自尊以及軟弱使得我們走向分手,但是其實我也有責任。後來我才了解到我們之間的問題,其實某一部分也是從我心中投射出來的,否則他們根本不存在。

 

「不是這樣的!」看到鄭秀妍似乎將過錯攬到自己身上,林允兒急著說。

 

「別緊張,我沒有要討論誰是誰非,那不重要了。只是想跟妳,也對我自己說『我愛妳』、『對不起』、『原諒我』、『謝謝你』,我們放下過去好嗎?

 

原本低著頭的小學生,雖然幅度不大的點了點頭。

 

「其實我們小允一定還在掙扎對嗎?,對於考試」。

 

嘿嘿,搔了搔頭,默認了鄭半仙的推測。

 

「小允,試著把自己歸零吧,清理自己反覆撥放的負面回憶,然後讓心讓感覺指引你該怎麼做

 

望著從剛開始就一臉認真的鄭秀妍,林允兒莫名的笑了。

 

「秀妍,妳的正職應該是鄭老師吧,我還記得妳以前常說的那句….要尊重,理解,成為偉大的人」。

 

還特地模仿的鄭秀妍的腔調,絲毫沒發覺鄭老師周圍瀰漫越來越冷的氣場。直看著正笑的沒肝沒肺的林允兒,鄭秀妍覺得自己的擔心根本多慮了,轉身快步往森林出口走去。

 

這時候才發覺自己惹怒鄭老師的林幼稚,馬上向前想拉住鄭老師。

 

「诶,秀妍,別走阿」

 

有了上次的失誤經驗,這次林允兒可是經過精密的計算,在丈量過自己和鄭老師間的距離長度以及大小石頭阻礙後,順利的圈住鄭老師。當然,依照鄭老師的傲嬌個性,想掙扎一下是難免的。

 

「噓噓噓,等等,秀妍我也有話要說」利用完美的升高差,林允兒在鄭秀妍的耳邊輕聲安撫。

 

本來不停扭動掙扎的鄭秀妍停了下來。林允兒心想過去訓練出來的順毛技巧果然還是歷久彌新。

 

「秀妍吶,對不起、原諒我、謝謝妳、愛妳,還有愛妳」緊緊抱著,把頭埋進鄭秀妍頸間

 

停了半餉,嘴角微微上揚的鄭秀妍回握住圈住自己的那雙手。

 

「小允,這一年來,每次看到我們的合照,妳知道,我每次看到那張照片我都會說什麼嗎?

 

「我愛妳?

 

鄭秀妍搖搖頭。

 

I Love u ?

 

還是不對。

 

我好想妳?

 

「不是!」鄭秀妍拉開正在自己胸部上作亂的手「其實我每次都想對你說……….妳這這死鬼的手到底放在哪裡!!!!!!」。

 

#

 

旅行的第四天,和鄭秀妍一起準備退房林允兒,看著帶著猥瑣笑容的上下打量兩人的金老闆,就覺得非常不暢快,除了心中還是有些記恨金老闆的殭屍傳說,還有現在金老闆的眼神正在還掃視著鄭秀妍,有危機感的擋住金太妍的視線,「金老闆,在看腿也不會變長的,阿!~善意提示,美麗的美英姐姐在你後面呢」。

 

伴隨金老闆發出的悲鳴以及老闆娘的獅吼,森林中的鳥獸各自飛散。

 

一樣是坐在公車站牌前等車的兩人,和之前不同的是緊握的雙手。

 

「誰跟你是情侶,High!

 

「嘿嘿,怎麼不是,我們是即將複合的情侶!

 

結束旅程,林允兒決定先送鄭秀妍回家,在歸程上了兩人約定,不管林允兒的決定與否,都不會影響到兩人的關係,至於複合嘛

 

「等妳考上再說吧」坐在沙發上鄭秀妍對著正搬運行李回房的林允兒說到。

 

「什麼?不是說不管我的決定怎樣….

 

「是阿,不會影響我們舊情人的關係」

 

「哪有這樣的,不管不管

 

使盡全身力氣賣萌的林允兒就差沒有在地上打滾。

 

面對再度幼稚化的林允兒,鄭秀妍依舊不為所動,只是彎下腰來,逐漸逼近坐在沙發上的林幼稚。這樣的壓迫感,電影情節再度浮現腦海,想到這的林允兒雙頰逐漸微紅,有些緊張興奮還參雜著期待!?

 

「妳在過來我要叫囉!」攏緊衣領,緊閉雙眼。

 

不得不說,其實風流倜儻的林演員林公子很有當受的潛質呀。但劇本永遠不會照著林演員的意思演…..

 

「呵,林允兒,時間不早了,妳快點回家吧!

 

被一腳踢出鄭家的林允兒,終於回到林家,回到林家首先面對的是父母的質問,林允兒終於在說出心裡話,而疼愛女兒的林家父母終於了解到,原來以為什麼都不說是不給小女兒壓力,但其實與孩子溝通不只是言語,還有那些不經意的神態表情,父母沒說出口的期盼,孩子都懂。

 

在離開客廳前,原本沉默不語的林爸爸說話了。

 

「小允,爸只想跟妳說,不論妳做了什麼樣的決定或者發生什麼事,都是我們最疼的小女兒….

 

林允兒點了點頭,轉身回房,坐在書桌前望著桌上成堆的考試用書。

 

倒數一週的入學考,一年又一年的準備,呵呵…..

 

#

 

在入學考的前一天,林允兒打了電話給鄭秀妍。

 

「秀妍吶,我明天要參加考試了呢」。

 

沒有十足的把握,但是沉靜三天後的心理的想法卻是異常清明,這個決定不是為了與秀妍的距離,也不是為了給父母的交代,其實選擇攻讀研究所,從來都是自己心之所向。

 

「喔~」電話那頭了鄭秀妍,語氣平淡,彷彿早就知道林允兒會做出如此的決定。

 

「那秀妍要給我什麼加油或鼓勵嗎?例如說讓我躺大腿什麼的」。

 

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……

 

沒多理會被掛掉的電話,林允兒表示掛電話什麼的完全掩飾了鄭秀妍在處於嬌羞狀態,果不其然,line的提示聲響起,閃爍的螢幕出現未讀訊息。

 

點開圖片訊息,一把發亮的菜刀印入眼簾,圖片檔的下方還配著一段文字。

 

加油喔!考不好妳就死定了! KeKe (◕‿◕) – 秀妍。

 

所以才說戀愛的人是非判斷的能力完全弱化,看著那封恐嚇簡訊,林允兒帶著滿堆的笑容近日夢鄉。

 

明天會好的對吧!

 

秀妍吶!

 

謝謝妳,我愛妳!

 

END

 


躺大腿什麼最有愛了

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

其實本來這篇在我腦海中的呈現好像不是這樣

不知道最後怎麼會寫成這樣  嘖嘖  

話說 S.M.THE BALLAD 讓人很期待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ean__YT 的頭像
Sean__YT

Born to be...

Sean__Y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