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onsicahy  

真心覺得,允西,是意境問題!

 

恭賀Mr.Mr.千呼萬喚始出來~

雖然這首歌並不是一聽驚豔型的,

我比較愛背抱在配上昨天允西兩人在舊大樓前的激情演出!完全就是偶像劇好嘛!(激動!

 

其實這篇就要結束,但後來發現,打得太多

只好分成中下,香客們請服用!

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

「小允,我們.....分開吧!

 

是阿,我們分開吧,情感的拉扯,只是徒增結局的難看。

 

但是,秀妍吶,從來沒有開始,哪來的分開??

 

對於願望成真的林允兒來說,之前有多希望這天的到來,就有多害怕永遠失去鄭秀妍,這是什麼矛盾的心理,林允兒也說不清楚。

 

「或許不只是秀妍不懂愛,我也不懂」林允兒對著帶著一大袋食物前來安慰的崔秀英說道。

 

接下來的故事情節,就和電視裡的無聊八點檔一樣,鄭秀妍一連串的換手機號碼、搬家動作,完全在林允兒的意料之中,卻無法釋懷一個從七歲就出現在她生活中的人,這樣消失。震驚抗拒、憤怒、討價還價、沮喪、接受。悲傷的五個階段,看似簡單,卻也漫長。

 

兩年的時光,足夠讓林允兒似乎習慣了沒有鄭秀妍的生活,也足夠讓林允兒談一場戀愛。不是沒被告白過,但這次林允兒卻遲遲無法給對方回應,只好諮詢好友崔秀英。

 

「妳說我要不要答應?」林允兒抓著電話,在自家客廳來回踱步。

 

「就答應吧,徐賢看來很喜歡妳」

 

「但是我覺得我們不太合適阿」

 

「哪不合師大家都說你們狼才女貓,最中要的是她老爸是妳老闆。」崔秀英一邊口齒不清的回著電話,一邊則享受著來自旁人的餵肉服務。

 

「切,我林允兒是那種會賣了自己的人嗎?

 

「好吧,如果真沒感覺不然你就果斷的拒絕!」剛吞下一塊烤肉,趁著下一塊肉還沒來的空檔,口齒清晰的合林允兒對話。

 

「也不是沒感覺」。

 

「那揪結收呀」。

 

「可是.....

 

又可是,電話那頭的崔秀英翻了無數個白眼,這種yes...but的句型,完全被林允兒當做文法在練,但是練再多情商也不會100分好嘛。

 

「沒什麼可是,妳自己決定,還有別打擾我吃烤肉!

 

「知道了,話說回來,我從剛就覺得很奇怪,我家有喇叭聲,為什麼妳家也剛好喇叭聲,還有你旁邊是不是有人?我怎麼聽到有人在說話」

 

「哪,哪有什麼人,那是電視聲,妳還是快點決定吧,掛了,掰」崔秀英快速的按下停止通話鍵,深怕和林允兒那機靈鬼在聊下去會露出馬腳。

 

而被掛電話的林允兒,看著跑到腳邊尋求順毛的JCC,又開始習慣性的咬著指甲,再度陷入沉思,說真的她實在很討厭自己的優柔寡斷。

 

#

 

林允兒,最終還是接受了徐賢的告白。

 

坐在咖啡廳內,身為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,林允兒正忙著整理著下禮拜要給客戶的資料,而徐賢則是靜靜的拿著閱讀刊物在旁邊陪著。終於忙完,送出確認信件的林允兒,一抬頭便看到看書看得認真的徐賢,盯了好一會,徐賢才發現了林允兒的眼神。

 

「允兒!

 

「嗯?

 

「妳覺得愛和喜歡差在哪?

 

多好的問題呀,聽到徐賢的問題,林允兒笑了,偏著頭想了一會才說道「這個嘛,我覺得喜歡是可有可無,愛是少一秒都不可以」。

 

「恩」徐賢點了點頭。

 

「那小賢呢,小賢覺得愛是什麼?

 

我認為喜歡就是淡淡的愛,愛是深深的喜歡,如果說不同那大概就是喜歡會隨時掛在嘴上,但是愛是用盡所有言語也無法表達的」。

 

「這樣阿,那掛在嘴上是像這樣嗎?

 

林允兒傾身親徐賢的臉頰,而被偷襲徐賢則是因為林允兒的舉動而臉紅。

 

「害羞的小賢真是完全可愛,看來我要把對小賢的喜歡天天掛在嘴上才行」。

 

玩瘋的林允兒,完全忘記咖啡廳是公共場所,一把抱住還在害羞的徐賢,就是一陣亂親,而還在掙扎的徐賢最後也抵抗不了大力允的牽制,讓原本只是笑鬧的親吻到最後則變成閃到讓人無法直視的舌吻。

 

或許這兩人在眾人眼中,這兩人的確相當合適,但誰也沒發現,林允兒抱著徐賢的手,緊握著拳頭,也沒有人注意到,兩人離開咖啡廳時,林允兒的那一抹苦笑。

 

#

 

林允兒這次真的『分手』了,原因是兩人有不同的人生規畫,夢想成為外交官的徐賢決定出國再進修。兩人就在林允兒送徐賢到機場後,相互祝福分手。再見亦是朋友,出國的徐賢也答應會定時寄明信片給林允兒。

 

「呆丹那達(了不起啊),分手分的那麼有高度」這次崔秀英聽完林允兒的分手故事後給的評語。

 

「切~要說了不起,誰比得過妳?」林允兒沒好氣的看了崔秀英一眼,「什麼時候連sunny姐姐都成了你勾搭的對象,我這鄰居居然都不知道!

 

說起來就有氣,要不是那天林允兒突然想吃巷口轉角的炒年糕,也不會撞見在停車場出雙入對的兩人。在綁繩點蠟燭的重口味逼問下,崔吃貨才承認原來早在一年前,就被林允兒的鄰居李順圭給擄獲。

 

這讓林允兒合理懷疑之前每次陷入低潮時,崔秀英總是以最快速度出現,根本就是因為long stay在隔壁李宅。

 

「就算是,也只是顯現出我並非見色忘義的高尚人格,妳一有麻煩我馬上出現,完全不貪戀順圭的懷抱」

 

「是呀是呀,吃貨只會見食忘情,要不要我跟sunny姐姐說你上次放她鴿子,是因為跟我去吃sunny姐姐罰妳不准吃的烤肉」。

 

話說因為吃太多次烤肉而得到腸胃炎的崔秀英,被sunny警告一個月內禁止碰觸烤肉,但就在林允兒的引誘下,懲罰什麼的早在踏進烤肉店後,完全被遺忘。

 

「呀!還不是因為那天是四月十八號,我是為了陪妳,怕妳空虛寂寞覺得冷!!妳這忘恩負義的傢伙!

 

「呵呵,我當然知道啦,我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,除非你自己說給sunny姐姐聽」。

 

「神經病,我怎麼可能說出來找麻煩,你都不知道順圭生氣的時候有多兇,我好幾次差點被推下樓!」崔秀英邊說還邊模仿著sunny生氣的樣子,完全沒感受到死神降臨。

 

「呵,是嗎?」隨著sunny聲音出現,林允兒表示崔秀英被推下樓的日子真的也不遠了。

 

其實遠遠就看到sunny走近,但對於林允兒來說腹黑什麼的就是人生事業,有機會怎麼可以浪費?當然背後沒長眼睛的崔秀英就那麼的落入林允兒的藍色蜘蛛網....

 

「林允兒!!!!!!!妳這混蛋,也不想想今天誰在你來機場!阿阿阿,順圭,輕點...我的耳朵...

 

看著被sunny拖走一路哀嚎的崔秀英。林允兒覺得啃同一顆芭樂,吃同一根玉米長大的情誼,早在知道自己被隱瞞的時候就沒出現過,露出等逞的微笑,揮著手拿著護照機票走向出境大廳。

 

#

 

正在候機室等待的林允兒,直看著機票上目的地發呆。

 

對於美麗堅果』西岸上的San Francisco林允兒從小就有嚮往,但卻始終沒機會真正有機會接觸,要不是這次廠商邀請招待,大概也沒機會一睹例如金門大橋、倫巴底街、聯合廣場、漁人碼頭以及藝術宮的風采。

 

而且,最重要的,San Francisco是鄭秀妍出生的地方。

 

記得在國中時,每年的暑假,鄭秀妍便會回三藩市和家人一起,開學後,林允兒總是會聽到鄭秀妍和她分享三藩市的一切。

 

「妳看這家Boudin Sourdough,它的麵包湯秀晶最愛了,小允如果到三藩市,我一定要帶你去吃看看。」

 

「小允,這次最有名的金門大橋喔,小允如果來,我們一定要去看看」

 

「小允,我發現一個無死角看三藩市的秘密基地喔,小允如果到三藩市,我一定要帶妳去看看。」

 

「小允,妳看秀晶把我拍得很漂亮吧,這是在Lombard Stree(倫巴底街)喔,下次小允如果到三藩市我們一定要坐叮叮車過去,不然走路累死了....

 

每回看到鄭秀妍拿著照片,和他介紹關於三藩市的一切,林允兒就覺得好笑,明明在學校是著名的冰山,但說著三藩市老家的一切,就那麼興高采烈、手口並用,多年聽下來,林允兒對於三藩市的一切也瞭如指掌,甚至Lombard Stree附近的紀念品店老闆的小兒子取名叫Justin都知曉。

 

San Francisco,陌生又熟悉的城市。

 

「終於能看到你看過的風景了呢」

 

望向窗外,其實除了黑色的夜,什麼也看不到,但反射的倒影,卻可以發現林允兒的期待。

 

十二小時的飛行,林允兒最終底不過生理時鐘的運作,吃完早餐後,昏昏欲睡,等到在睜眼,居然是空姐呼喚她起床,尷尬的檢查自己嘴角有沒有口水,才昂首闊步的離去。

 

「林允兒小姐,睡醒別忘了你的行李阿!!!

 

當空姐扯著喉嚨大喊時,林允兒真心的想放棄她的隨身行李,但礙於裡面滿滿的零食泡麵,身為吃貨,無法拋開食物在人在的信念,掙扎不過五秒還是乖乖的回去認領。

 

從首爾到三藩市跨了無數個時區,抵達飯店時,看了看時間已經是當地的十二點。

 

「嘖嘖,才剛睡醒就要再睡」。

 

雖然嘴裡抱怨著,在吃完的泡麵消夜後,一天的舟車勞頓讓林允兒又安穩的睡著。

 

#

 

過了一天不是吃就是睡的生活後,林允兒起了個大早,把飯店的內外都繞了一遍,吃完早餐翹著二郎腿在大廳等著廠商代表前來。擦試著掛在胸前的相機,林允兒想的是要把三藩市的一切記錄到腦海中,不能記錄的就只能用底片記錄了。

 

約定的時間未到,為了打發時間只好盯著大廳對外的落地窗猛喬。不得不說三藩市的亞洲面孔真是數不清,回想起昨天下了飛機,到出關她甚至沒說到一句英文,韓裔、華裔的工作人員就湊了過來,甚至連昨天廠商安排的司機大叔都是韓裔。

 

看著剛從飯店旋轉門一路嬉鬧走近的韓裔小姊妹,林允兒不禁又想到鄭秀妍。或許太過於專注,連廠商代表走近林允兒都沒發現。

 

「林小姐!

 

「嗯?

 

「林小姐妳好,我是DW公司的代表Tiffany,這位是我的好朋友,Jessica jung

 

直盯著剛剛還在思念的人,現在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,林允兒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樣的反應,只好回以微笑。而相對於什麼都不知道,看著她出然出現的林允兒,鄭秀妍則是淡定多了,還打了招呼。

 

「林小姐.....

 

「叫我允兒就可以了,叫林小姐好有距離」說完還對Tiffany俏皮眨眼。

 

既然林允兒都表示了,Tiffany也就放鬆的林允兒聊了起來,Tiffany開放熱情的個性讓兩人很快就熟悉起來,完全忘了旁邊的鄭秀妍。驕傲的女王,當然不會讓自己尷尬,趁兩人聊到忘我時,鄭秀妍已經走到飯店的咖啡廳,喝咖啡看起雜誌。

 

當然,這一切林允兒都看在眼裡,包含鄭秀妍今天唇蜜的顏色,變得有些金棕色的長髮,因為被無視而皺起的眉毛,以及鄭秀妍左手無名指上的那枚戒子。

 

一面和Tiffany交談,林允兒一面想套套鄭秀妍這兩年來的狀態。依舊是自由的室內設計師,還攻讀了碩士,但是感情問題,基於初認識的立場,林允兒也不好意思問出口。

 

「允兒,真的很抱歉,這幾天DaeDae感冒,所以不能陪你,不過Jessi雖然在韓果長大,但是對三藩市還是很熟的,等你 LA,我帶你好好玩」

 

不知道"短短"是何方神聖,光聽名子以為是Tiffany養的寵物,但看著Tiffany的神情似乎很在意,林允兒說了幾句沒關西,要保重之類的話,就揮手送走Tiffany。接著立馬轉身找鄭秀妍。

 

拉了鄭秀妍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,林允兒調整了一下,清了清喉嚨,才笑嬉嬉開口說道:「解接,好久不見」

 

從雜誌中抬起頭來,鄭秀妍什麼也沒說,就這樣靜默的看了林允兒三分鐘。這三分鐘的時間,林允兒不知道鄭秀妍在想什麼,或許說她從來也不懂秀妍。沉浸在加州的陽光與咖啡香中,林允兒覺得這樣的場景,應該要配上一些感性的話語,例如說我們是如何結束,或者訴說這些年來的感觸。正想開口,鄭秀妍的卻搶先開了口。

 

...........

 

說完便付帳離開的鄭秀妍,留下的是無言以對的林允兒。

 

「小允,你早餐吃了果醬對吧?

 

「嗯?...是阿」摸不透鄭秀妍的思維,只好照時回答。

 

「小允的臉頰上,被果醬沾了好大一塊說」

 

手指著林允兒,鄭秀妍一臉微笑。

 

#

 

為了擔任負責的地陪,開車當然也就由鄭秀妍來負責。乘著白色BMW,穿梭在維多利亞式建築的巷弄中,愜意閒適的社區、海洋圍繞的起伏高地、重視人文的居民組合了三藩市。

 

繞過著名的卡斯楚區,彩虹期隨風飄揚,顯示了這個城市的多元。

 

「過幾個禮拜,六月二十九號,還會有個遊行呢」看著一臉新奇的林允兒,鄭秀妍補充說道。

 

停好車,走在三藩市的街道上,越靠近叮叮車的乘車處就越多人,擠滿人的叮叮車,兩人只好站在外面的位子,但隨著人越來越多,也讓林允兒感到有些緊繃,

緊緊抓著鄭秀妍,深怕鄭秀妍一個沒抓穩從車上跌了下去。

 

而鄭秀妍則是輕拍著林允兒的手,讓林允兒放鬆,好好的欣賞這座城市。

 

到達Lombard Stree,盛開的繡球花,以及號稱全球最彎曲街道,讓林允兒想起鄭秀妍曾給她看過的一張照片。走在鄭秀妍的後方,看著邁著小外八的背影,林允兒真是沒想到真有那麼一天和鄭秀妍會一起走在這條路上。

 

走著走著,鄭秀妍突然停了下來,林允兒還搞不清狀況,就有個小男孩跑出來打招呼。

 

Justin!!

 

傳說中的Justin,那這間賣紀念品的小商店,應該就是鄭秀妍從以前就常光顧的店了吧。趁著鄭秀妍和老闆夫妻敘舊的空檔,挑選起明信片來。

 

#

 

吃完晚餐後,鄭秀妍便送林允兒回到飯店。

 

「不上來坐坐嗎?」坐在副駕駛上的林允兒收著一大袋的戰利品,裝做漫不經心的問鄭秀妍。

 

「不了,家裡的人會擔心」。

 

「也是,那不如我去解接家坐坐吧?我也好久沒看到秀晶和鄭爸鄭媽了」。

 

「這......」鄭秀妍的表情開始有些為難。

 

「呵呵,跟妳說笑的,解街路上小心」快速的下了車,連明天的時間都忘了約。

 

嘆了口氣,鄭秀妍看著像是落荒而逃的林允兒,只好傳了封簡訊,便駕車離去

 

#

 

早上十點,林允兒依照約定的時間,吃完早餐還特地檢查自己的臉有沒有沾到果醬,才到大廳等著鄭秀妍領走她。由於只打算在三藩市待兩天便要趕到洛杉磯參加會議,所以今天將會是與鄭秀妍最後的相處機會。

 

「所以,秀妍吶,我該拿你怎麼辦?」

 

一個半小時後,白色BMW的一個急煞,顯示駕車的人多麼緊張。林允兒拿著行李,看著一頭亂髮,從車裡走出來的鄭秀妍。

 

「解接,又睡過頭了,我本來想自己搭車走掉的」

 

「只是賴了一下床,誰知道一個小時就這樣過了,對不起嘛,小允」

 

可憐兮兮的搓著手討原諒,林允兒怎麼捨得在責怪下去,伸手替鄭秀妍整理亂翹的劉海。

 

「下次解接在這樣,我就殺到解接家把你挖起床喔!」

 

「謝謝小允,最愛妳了!」

 

最愛妳了,聽到這句話從鄭秀妍口中說出,讓林允兒明顯的震了一下,馬上又恢復正常,雖然說今天沒看到那個刺眼的戒指,但是還是不能改變我們的關係。

 

#

 

雖然是夏天,但是20度以下的天氣,帶著海風還是讓只穿著短袖的林允兒有些吃不消。但一覽無遺的海灣景色,還是讓林允兒捨不得躲回車內。

 

由於兩大洋流的交匯,三藩市成了名副其實的「霧都」,自然氣候的訊息萬變,原本清晰的海景,一下又因為大霧而成了白茫茫的一片,站在雙子峰上林允兒拍了好幾張照片都無法罷手。

 

拍著拍著,林允兒的鏡頭,從三藩市區轉向正眺望海灣的鄭秀妍。其實這幾天來,關於鄭秀妍的照片,林允兒恐怕照的比景點還多,誰叫鄭秀妍是林允而認為『此生最美好的風景』呢?

 

慢慢靠近,來到鄭秀妍身後的林允兒突然有抱住鄭秀妍的衝動,而她也確實在這樣做了,林允兒整個人貼近鄭秀妍的後背,雙臂環抱秀妍,將她鎖住。

 

時間到底過了多久,林允兒也不清楚,深埋在鄭秀妍的頸部,林允兒現在吸的每一口空氣,都有著鄭秀妍的味道,多麼美好,但為什麼那時候的自己,卻希望鄭秀妍離自己越遠越好?

 

「秀妍,我愛你,我不想要你走,不管是喜歡還是愛根本就不重要!」。

 

「小允」

 

「恩?」

 

鄭秀妍沒有回頭,只是將手覆蓋到還抱著她的林允兒身上。

 

「這兩年,我常在想,其實我是愛小允的,但我總是把愛當作喜歡,或許我從來就不相信小允的愛,所以不斷的想證明小允終究會從我的生命中離開」。

 

因為懷疑,所以不斷的試探,這樣的心理遊戲最終如鄭秀妍所願。

 

「前陣子,教授給我說了一個故事,冬天的森林中有一群刺蝟,因為寒冷,他們就想到要靠近取暖,但是當他們越來越靠近,就會被彼此刺傷,所以只好又分開,獨自忍受冬天的風雪。」

 

渴望碰觸又會互相傷害。

 

「小允吶,不覺得我們就像是故事裡的主角嗎?這樣的我們根本不適合。」

 

有些故事只適合遺憾,在多年之後,回憶老去的痕跡斑斑,訴說著我們如何愛過那一段。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TBC-

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'

碩二必須要兼職實習,投履歷表什麼的很麻煩,打完文後我要來弄自傳啦!

放些去年去舊金山拍的照片,說真的我很愛舊金山這城市

雖然說他們的夏天對我來說有點冷  keke    

IMG_6139-1.jpg IMG_6172.jpg IMG_6198.jpg IMG_6208-1.jpg IMG_6241.jpg IMG_6274-2.jpg IMG_6276-1.jpg IMG_6280-2.jpg  IMG_6360-1.jpg  

IMG_6320-3.jpg IMG_6348-1.jpg IMG_6384-2.jpg IMG_6468.jpg IMG_6482-3.jpg 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ean__YT 的頭像
Sean__YT

Born to be...

Sean__Y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